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红罗血影 > 第35章:红尘若怜留花意;不败江山又画皮

第35章:红尘若怜留花意;不败江山又画皮(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昏暗的月色,勾勒出的那张俊俏的脸,此时显得格外阴沉。

自那日楚王年关大宴之上,花无极对风怜影施以挑逗轻浮之举,在她回过神来后,便将此事视为奇耻大辱。

月黑风高杀人夜,翌日入夜十分,趁着花无极独自一人流连忘返于京都的花街柳巷之机,待至后半夜,花无极折返栖身客栈途中,风怜影便以手中音律杀人于无形的避水瑶琴,一曲勾魂,将其截杀于琴弦之下。

后来风怜影自他身上搜出一部书册,未料到这册书籍竟记载着花无极毕生所学,即是《无极化相术》的全本秘籍,花无极居无定所,**成性,无家无室,为避免被人察觉,遂将花无极尸首拖至一处偏僻的废宅之中,草草遮掩。

然而她心中并没有忘记,马三军一直以来对她的羞辱与企图,无奈她如今深陷牢笼,顾及姐姐风怜心的安危,是以她并未对马三军行声讨之举,加之那日坟场上,马三军不惜冒险救下她们姐妹二人,对这段不堪回首的经过,暂时将它按下了心头。

如今同样被困于楚王手中,她得以有机会名正言顺地接近莫白,假意从他口中套出楚王所需关于天行剑的秘密,趁此良机,她将从花无极身上得来的那本记载着迷幻之术与移行化相的秘籍,精心研读,她天资聪颖,很快便掌握了这变声易容之术,是以顺水推舟,化身花无极,假借交换之名,意图从楚王手中夺回旧都寒雁城。

方才逍遥殿中,就连一向识人独具慧眼的楚王,都没能看出,眼前的花无极早已是雌雄错位,只是此事,除了风怜影自己,再无第二个人知晓其中内情。

如花似玉的剑,甜言蜜语的毒。

风怜影假扮的花无极离去之后,楚王急忙命人深夜召唤马三军进宫商议,这天行剑毕竟是龙行司放逐江湖的执行法剑,如今暂押在手,消息一经流走,势必会有夜长梦多的忧虑。

“王上!深夜急召所为何事?”马三军在得知楚王派来的侍卫通传之后,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往逍遥殿,还未进得殿门,声先问道。

“关于那把剑,你可探到一些眉目?”楚王见到马三军急匆匆地赶来,当即正了正身形,随后问道。

“暂时还毫无头绪!”

“查探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查不到,本王养你们何用!”

见到楚王焦急得出言训斥,马三军垂首细心揣摩一番,随后,说道:“王上!还请暂且息怒,此剑在这中原之地,常人本就避讳,所以很难得到有价值的消息!”

“唉!眼看着宝剑在手,却又使用不上,难道本王的恢弘大业就真的有违天命不成!”楚王叹息一声,兀自沉吟。

“如今除了这莫白,就只有护鼎樊家的后人知晓这剑中的秘密了,他曾是上一任天行剑的主人!”只见马三军双眼如梭,在提及护鼎樊家之时,顿显为难之色。

“樊家!这樊家可是与龙行司齐名的一脉,岂能动他们的心思!”楚王当即说出了马三军为何为难的缘由。

话音甫落,殿中立时一片沉寂,呼唤之声能闻。

“方才花无极来过,说是来相助于我的!”两人彼此面相站立,许久不语。

“他?此人在江湖之中虽然有些名头,但诸家口碑不好,王上莫要轻信他的为人!”

“凡事有所求之人,并不难应付,这点你大可放心!”

“有所求?他来此要求何事?”马三军连声追问,颇有些惊诧。

“他要旧时寒雁城一座城池!本王已经答应了他!”看着马三军一脸焦虑,楚王当即答道。

“那王上要他相助何事?”

至此,楚王立时深沉思索了许久,随后大袖一摆,定声言道:“让他化妆易容成风家三姑娘,去莫白那里探听天行剑的秘密!”

听及此处,马三军心中立时有了一些释然,虽然嘴上并不承认对莫白与风怜影之间的担心,但私下里却是时刻怀疑,若非如此,便不会在每一次风怜影给莫白送饭食过后,就对莫白一顿言辞羞辱。

如今得知已有花无极代替风怜影去接近莫白,那份担心自然就减缓了许多,然而,楚王接下来的言语,却又让他这一番欣喜变成枉然。

“在莫白没有完全臣服之前,以后风家姐妹的探问送食时间只能改为一天一次了,咱们得要配合好花无极行事!”

“王上的意思是让她们依然照旧么?”尽管心中已然确认了楚王的这个决定,但马三军还是想在口头上再得到一次确定。

“对!且以后对于风家姐妹俩的看护须得放松些,免得被人说你我的闲话!”楚王言道。

“如何放松?如何衡量这个放松尺度,还请王上给个确切的定数!”本来那日马三军冒险救下风家姐妹二人,楚王就有些心中不快,如今为防止马三军泥足深陷,严词下令马三军对她们放松看护,其目的就是想让这风家姐妹俩少些时候在马三军身边,希望籍此能让马三军多腾出一些时间,为他分担一些事务。

“只要她们不离开京都,凡事……凡事就由她们去吧!”楚王爽声说道。

说罢,瞥眼看了看马三军此时的反应,审时度势。

只见马三军随后摇晃了一下身子,左右顾盼一眼,颇有些无可奈何,但又不好直言忤逆,只好憾然回道:“既是王上吩咐,我等自当遵从!”

“你也不必多想,本王如此安排实是无奈之举,这天行剑的秘密一日无法解开,此剑就一日不能发挥作用,更会多一分变数,如此,你叫本王如何耗得起!”

“王上大可不必如此谨慎,莫白那小子如今不是掌握在咱们手里么,这还能有什么变数出现?”马三军答道。

“说起莫白,他毕竟是龙行司放逐江湖的止缘使者,这天行剑迟早是要归还给他的,如若不然,势必会触怒于龙行司,如今大业未成,这龙行司可招惹不起!”

“不还又能怎样,龙行司不败神话已是数百年前的辉煌,如今是否还能不败,谁都不曾试过,自然还是未知之数!”马三军横言道。

“住口!那莫白的身手你是见识过的,本王为何在逼他交出天行剑之时,让他自废武功,难道你真的不懂这其中利害关系么?”

听到楚王提及莫白的功夫,马三军轻蔑的神情,顿时有了一些收敛,伸手捂了捂胸口,那日潇水一战,莫白曾以饮血剑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疤,如今回想,尤有余悸。

“那莫白如今囚禁于地窟之中,此时虽然被我们控制,但他可是一只暂时没了爪牙的猛虎,余威不灭,他既为龙行司选中的执剑之人,若久不见于江湖,势必会让龙行司出面寻回天行剑,届时岂不是引火烧身么!”楚王一再地给马三军分析这其中厉害,就是希望他不要太过于傲慢高调,轻视对手,永远是兵家大忌。

“王上教训的是,咱们有蒙哥蓝嫣两位高手在此,龙行司若要动我们,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还是小心些为妙,我们只是为图大业,又何必惹上这诸多的江湖恩怨!”楚王警醒说道。

马三军心中明白,如今已将莫白囚禁于地牢之中,本以为掌握他的生死很是容易,待他报了那一剑之仇,将心中怨气发泄完之后,便好将他除去,断了风怜影的这头念想,但如今回头一想,尽管他已毫无还手之力,却还是杀他不得,这对马三军来说,无疑是种漫长的煎熬。

要除掉一个人对他来说并不难,而这种可为却又不能为之的困惑,一时间,让马三军心中很是矛盾。

两人一番争论下来,马三军已然在心中为楚王这等考虑周全的心思所折服,当即明白了当初接任王位的为何不是自己的原因所在了。

“既然已有花无极代替风家姐妹俩去接近莫白,大可不必再让那风家姐妹前去,完全交给那花无极岂不是更为妥当么?”对于风怜影与莫白的接触,马三军还想尽最后一次游说的可能,让她与莫白完全隔绝。

“这个法子本王方才也有过考虑,只是这花无极的底细,你我并不清楚,若完全交给他,本王有些担心他从中取巧,若有风家姐妹于他轮番交替前去,言语对照起来,也好相互判断真假,如此可保万全无错!”面对马三军这番说辞,楚王当然懂得他的用意,不好直言,只得从旁敲打坐正。

控制住莫白,并让他心甘情愿地答应服从,只好在他在乎的人身上花费功夫,因为有些话,有些不可轻易示人的秘密,是决计不会告诉对头人的,越亲近的人,欺骗伤害起来,会更让人触不及防,会伤的更深更彻底。

彼此利用,机关算尽,而莫白这个无辜的局外人,成为了他们彼此之间,最有交换价值的筹码。

“怜影!这么晚去哪了?去了这么久,姐姐我好是担心!”听见风怜影深夜回来推门的声音,因担心妹妹安危的风怜心,此刻并未熟睡,于是问道。

“二姐!”

“如今就我们姐妹两个人了,这世上我唯一担心的便是你,可不能再跟从前一样任性胡来,毕竟我们现在的自由还被别人拿捏着!”风怜心语重声长地说道。

“二姐!都是怜影不好,怜影不该出去又不跟姐姐你说,害得姐姐你担心,以后再也不会了!”听得风怜心的一番亲切之言,风怜影当即眼眶有些泛红,一时情绪感怀涌上了心头。

对于风怜影深夜外出,风怜心只是满满的担心,并不过问她外出去了何处,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妹妹的心性,她很是清楚,多问只是徒劳,只是希望有亲情的感化,能让风怜影倦鸟知返,收敛些性子。

然而此时,风怜影双眸看了看窗外早已稀薄的月色,沉闷无语。

biquge96.com
最新小说: 人在武侠:开局签到拔刀术 综武:开局卧底元王朝勾搭赵敏 修仙:签到三百年,被安排结婚 武侠:武当山上,谢家剑皇 武侠:开局继承天机阁 仙武,得罪上仙后,系统激活了 武侠:开局绑架赛华佗 高武:开局毒萝抓我喂蛊 上邪我欲与你相知 洪荒:剧透,开局写下西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