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红罗血影 > 第36章:送君一碗孟婆汤;淡却前愁费思量

第36章:送君一碗孟婆汤;淡却前愁费思量(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送君一碗孟婆汤,淡却前愁费思量;来生相见不相认,几世情仇几世伤。

前尘好忘,业报难消。

自那日霍君羡与段七中途离去之后,本以为将当年的那段往事掩盖住,可以让悲剧自此断演,不再延续,然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心中始终觉得有愧于莫白,他有权力,亦最应该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

是以,在二人一番内心纠结之后,便去了当年寒雁城外的故地,与风怜影遭遇,连累莫白双亲无辜丧命于风怜影弦音之下的地方,意欲将实情相告。

然而,当他们赶到之时,新添的几座坟堆让他们很是疑惑,坟上的泥土松散凌乱,显然是被人草草掩埋,来不及打理,而坟冢之中所埋的人,都是当今武林之中,极有份量的前辈名宿,由此推想,当日定然发生了许多事情,而如今此地荒无人烟,独孤宏,冼问,莫连城三人同时丧命此处。

身为武林同道中人,霍君羡亦曾与冼问有过并肩为战之谊,如今友人死因不明,若不查探个究竟,还原当初,岂不枉称我辈侠义之名。

而如今,莫白等人不知所踪,唯一留下的线索途径,就只能从楚王身上着手查探了,于是段七二人便沿途星辰,快马加鞭地赶赴京都。

甫入城门,直通王宫的甬道之上,定定地站着一位俏妇人,体态匀称标致,右手牵着身旁一个孩童,双眼远眺,顾盼着自城门涌入的各路行人。

“夫人?渊儿?”策马急行之中,霍君羡见到横档在马前的那个俏妇人与那个孩童,连忙勒紧缰绳,那马儿受不住这般拉扯之力,前足高扬,后肢挺立。

那俏妇人并非他人,正是当时美貌称绝天下的南宫恋儿,霍君羡的内室妻子,而身旁的那个孩童自然是他们所生的独子,霍文渊。

是时,霍君羡连忙翻身下马,满怀关切地迎了上去,连声问道:“你们没事吧,没吓着吧!”

“夫君!你匆匆而别,为何每次都只是丢下我们母子,你好狠心!”南宫恋儿将身旁幼子紧紧搂住,娇嗔言道。

“你怎么跟来了?还带着渊儿!”霍君羡似是不懂南宫恋儿的一番心思,出言责备。

听到霍君羡开口责怪,南宫恋儿当即颔首垂面,不再言语,神情好不委屈,而霍君羡见到她这般模样,加之此处地处异地,不比家中,心中顿生恤悯,随即温言说道:“我此次出来是有要事要办,过些时日便会回来,你又何必带着渊儿不辞劳苦跟来!”

他与南宫恋儿之间,虽都是江湖中人,但南宫恋儿一直以来都延续着中原女子特有的矜持与纤柔,相夫教子,说罢,霍君羡走到南宫恋儿身前,满脸温情地叹息了一声,随即牵着霍文渊的小手,说道:“渊儿,娘亲生爹爹气了,好渊儿帮爹爹劝劝娘亲如何?”

南宫恋儿美艳之色冠绝江湖,当年垂青美貌的英雄侠士甚多,然而她也眼界颇高,一时祸水,乱了江湖不少男子的心,而自从择定霍君羡,决定终身相随之后,亦或许是因为有了儿子霍文渊之后,初为人母,母子间的舔犊之情让她渐渐温柔,真正担当起了妻子的责任。

管不住男人的心,就不能责怪他花心,妻子的温柔,是男人一辈子顾家的理由。

对于霍君羡的一番关切责备,若在当时,南宫恋儿必定会有一番言辞反驳,而如今她却选择接纳,是时,南宫恋儿探眼看了看霍文渊,那双天真无邪的童眸和一脸稚气的笑脸,让她当即感觉心中一暖,随后说道:“渊儿,娘亲只是在担心你爹爹他的安危,没有生气!”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有人盼,有人念,有人牵挂,夫人!你和渊儿就是我最大的牵挂,你们就是我的幸福!”言语之时,霍君羡与南宫恋儿两人面相而立,眉目之间那种不可言喻的情绪,宛如这咧咧寒风里的一丝温存。

“渊儿!快!过来师傅这!”是时,段七呆坐在马背上,看着霍君羡两人之间的**牵扯,颇有些难为情,当即对着霍文渊叫唤道。

段七与霍君羡当年,同样得授于天南第一圣杀手江南煞门下两门绝技,同门之谊早已存在,在江南煞仙去之后,段七自然也就放弃了圣杀手的身份延续,不再兼任天行剑的刑罚之责。

虽与霍君羡平日里争论不断,但彼此之间的情分日长浓厚,他至今未成家室,更无处可去,是以霍君羡便将他留在家中当起了长客,霍家财力颇丰,不在乎多他一人的饭食住所,如此一来,既可以师兄弟间相处和睦,不生嫌隙,又可以互造口角,为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些趣味。

如今他与霍文渊之间以师徒相称,其实不然,他并未传授过他一招半式,更不用说笔墨丹青,诗词歌赋这等风雅之事了。

若论这两样造诣,霍文渊的父母,霍君羡与南宫恋儿远在段七之上,本来之前,霍君羡是相让霍文渊认段七为义父,让他们同样以父子相称。

段七此时已是年近不惑,至今都未成家,霍君羡因担心他老年孤独,无法体会到天伦之乐的凄凉,特地作此安排,然而他却始终不肯答应做霍文渊的义父,说是做师傅比做义父担子要轻得多。

然而他每次见到霍君羡夫妇以及旁人的彼此亲切关怀之时,心中总会浮现许多的感慨与伤感,人生在世,如此是否可算得上逍遥二字。

因为师傅江南煞终其一生,都为一段情缘而执着,一直到最后,都无法安然释怀,终落得个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从此让他心生悸怕,所以他至今不娶。

在他心中,无牵无挂,了无情事即是潇洒,便可逍遥。

童心的稚嫩天真,让霍文渊不知何去何从,毕竟此处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每个孩童都是这般,陌生的地方,呆在爹娘的身边永远是最安全的,是以他用小手拉扯了一下母亲南宫恋儿的裙摆,问道:“娘亲,七师傅在叫孩儿过去!”

一声童声,让一时神往的南宫恋儿立时回过神来,看着身下的小儿霍文渊,继而转眼又看了马背上的段七一眼,随后说道:“去吧渊儿!去跟你师傅学骑马!”

听到了娘亲的一声吩咐,霍文渊有如脱笼的鸟雀,飞也似的朝段七跑去,就在目送着霍文渊与段七同骑上一匹马之后,霍君羡立时面露惋惜之情,说道:“冼问死了!”

听言,南宫恋儿愁云上眉,问道:“他的死是否跟这京都的主人楚王有关?”

霍家虽然富甲一方,但却成为了楚王纳财取粮的宝藏,这些年来霍家一直忍让拨付,就是碍于楚王权势极大,不敢得罪,如今听闻夫君霍君羡因怀疑故友冼问的死因,而前来查问楚王,这难免让南宫恋儿心中有些担心起来。

她虽来自江湖,但却从未踏足江湖。

她出自于化血教下辖势力‘天之绝色楼’,相传此楼之中聚集着许多才艺美色绝佳的女子,而南宫恋儿就是因为有了大赦,才能走出此楼,步入红尘。

而她自初出江湖以来,一直延续着红颜祸水的宿命,所以她不敢踏足江湖,然而她满色春园,树欲静而风不止,因美貌而招来诸多流言蜚语。

“是否与他有关,如今尚未可知,沿途打听下来,发现天行剑也失踪了!”霍君羡说道。

“那夫君你有何打算?”南宫恋儿柔声问道。

“看看再说!此事还需请江湖上的朋友帮忙才可!”霍君羡领着南宫恋儿走到马匹旁边,助她骑上马背,之后,自己牵着缰绳,向内城走去。

看着夫君霍君羡为自己牵马引道,段七马鞍之上的小儿霍文渊,南宫恋儿感觉此生于愿足矣,心中满足宽慰之情溢于言表,当初天下武林霍君羡,樊孤尘,还有薛长戈,此三人皆可谓翘楚之辈,而樊孤尘与薛长戈的名气更胜于霍君羡,她选择了他,亦正是因为这体贴柔情的一面,远超于其余二人。

进城之后,霍君羡一行人,落脚在这京都最上等的客栈‘别云间’之中,这亦是他霍家的产业,此间人来人往最是混杂,要想探听一些暗道消息,此处绝对是一个不二之选。

翌日,四人正在桌前用餐,只听见霍文渊突然问道:“爹爹!你为什么会娶娘亲,又为什么会有我?”

看着他一脸童真的样子,霍君羡虽有满腹经纶,但却不知如何去跟一个还未开窍的孩童解释他问的这个问题,稍时,南宫恋儿用手绢替他擦了擦嘴角的汤渍,说道:“渊儿!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这不是小孩子应该问的问题!”

“我知道!”霍文渊又再言道。

“你知道?呵呵!那你跟爹说说,看对不对!”霍君羡看他一副凛然无惧的样子,出言戏逗。

“师傅说!男人娶妻生子,就是娶个祖宗,生了个爹!”

“咳咳……!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啊!”尽管答非所问,陡听此言,段七正拿着汤匙,盛汤喝下,一时激动,被呛得七荤八素,咳喘甚猛。

是时,只见霍君羡先是大笑了一阵,之后见到南宫恋儿一脸怪相,便收住了笑声,随即说道:“渊儿!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么?”

“不知道!”

“渊儿跟着你能学着点好不?”霍君羡对着段七责备言道。

“这句话不好?这不就是你现在的样子么?”段七回言道。

“看来得找个人来管管你了,不然你准把渊儿教坏了去!”霍君羡答道。

“找谁管我?谁能管我……”只见段七话才说道一半,似是明白了霍君羡话里的意思,当即脸唰一下的红透了整张脸。

“师傅脸红了!嘻嘻!”

PS:成绩不堪入目,急需大家给与信心,求推荐,求收藏,小子每一次更新都在说的一句话,大家的支持,是小子创作的无限动力源泉,^_^!。

(编后语:是小子对每一次更新的期待)

biquge96.com
最新小说: 执刀录 从老鼠开始修仙 大魏读书人 我在修行界寻宝那些年 开局一只孔雀翎 平凡的鬼神 然后是师尊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仙途之符运通天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