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红罗血影 > 第39章:誓言本是人间戏;可叹众生皆如一

第39章:誓言本是人间戏;可叹众生皆如一(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商君愁一声幽叹,意境深长,令莫白一时间分不清,是忧是愁!

是时,商君愁沉静许久之后,开言轻声说道:“很久很久以前,一个男人在漂泊的茫茫人海中,遇见了一个女人,初次相逢,彼此都没有太多言语,只是都觉得彼此投缘,最后各自离开了,那个男人曾尝试着几次打听女人的音信,可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那是他们缘分未至,所以才会彼此留有遗憾!”莫白随即附言说道。

然而商君愁所说之事,似乎犹有后话,稍时继而说道:“多年以后,男人在外乡的一个朋友带来一个口信,原来女人也一直在找他,依照那个朋友的指引,多年以后,男人和女人终于见面了,但此时的他们虽然面向而立,却又感觉彼此依旧陌生,相隔多年,女人已嫁作人妇,且育有一子;而男人依旧孑然一身,浪迹天涯,此时的男人许诺种种誓言,希望女人能破除世俗尘规,跟他一起,女人每一次都拒绝了,可能她并不知道男人真的是出于真心的承诺,直至后来,他们之间的一个误解,让他们又变成了陌生人,昔日的种种触及肺腑的言语,到后来变成了他们彼此忘记的警醒之言!”

听罢商君愁所言,莫白登时默然,本以为商君愁所说之事,应有一个令人暖心的完美结局,未料到结局竟是如此的不尽人意,于是说道:“什么样的误解,能让两个彼此经得住岁月变迁的人,变成了陌生人!”

“莫公子勿要多想!君愁所说之事已成为故事!”商君愁柔声说道。

“姑娘跟在下说起此事究竟有何用意?”莫白连忙问道。

“别无他意,只是想告诉公子,誓言虽然神圣高尚,但在世俗的现实面前,往往不堪一击!”商君愁喃喃答道。

“好在我从不发誓许诺!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多说无用!”听言,莫白颇为庆幸地说道。

“公子你说从未给人以任何承诺?依君愁看来,跟在公子你身边的那几位姑娘,似乎都对你用情颇深,却又是为何?”商君愁故作懵懂,巧然说道。

“她们?”听罢商君愁所言,莫白独自沉寂了片刻,随后又言说道:“风家姐妹想借我手里天行剑之威,收复昔日旧地寒雁城,马姑娘是因为听从师命而随,莹莹因为食情蛊而不得已跟随,她们都是各有心思,应该算不得上用情颇深!”

“原来你都了解她们的心思,那于家姑娘又当何为?”商君愁移步一旁,折下一条竹枝,瞥眼看向莫白,说道。

一直以来,于冰心的枉死,乃是莫白心头最隐忍的痛处,此时被商君愁陈言提及,怎不叫莫白心头好一阵翻滚,未免人前失态,稍作平复之后,莫白回言说道:“她是我终此一生,都……都偿还不了的愧欠,连这些都知道,商姑娘不愧为贤楼的女子!”

商君愁见到自己提及于冰心一事,勾起莫白诸多感触,见他眼眶有些红润,立时觉得有些为过,当即歉言说道:“莫公子对不起!”

“我一直都忘不了,冰心她临终前说的最后那句话,说她不怪我,但是她恨我!”一时被勾起往事回忆,莫白尽管努力克制,但都难以抑制心中的涟漪,对于商君愁的抱歉,似乎并未听到。

是时,商君愁神情一怔,扔掉手中竹枝,步至莫白身侧,柔声说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公子也不必太过遣怀过去,她之所以说不怪你,就是不想让你因此而受影响,江湖险恶,世事无常!”

提及于冰心,莫白身上有食情蛊,本该一如往常的平静,此时情绪起浮跌荡不定,令商君愁颇感诧异,之后又言问道:“你是否真的已经中了食情蛊?”

“确实如此,不知商姑娘此问为何?”莫白答道。

“公子莫要多心!我之所以有此一问,是看到公子你此刻仍旧因情而动容,有些疑惑罢了!”商君愁连忙答道。

“可能是因为莹莹一直以来,在为我配制解药,压制毒性的原因吧!”莫白随然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传言食情蛊无药可解一说,并不属实!”商君愁言道。

说罢,抬手示意,让莫白继续向前步行,走在林中,想起日前在阡陌林中所见的一切,此地竟叫人心神一片宁静,与阡陌林给人以危机四伏的感觉相较起来,莫白对此时的平静尤为珍重。

行至一处茅庐,眼前的一切,令莫白几乎忘神陶醉,与之前碧湖边上敞亮明澈不同,眼前此处的环境尤为幽静,茅庐周遭竹林环抱,屋前空出一处,碎石乱错衔交,由左及右横穿一汪清泉,简短的木桥搭在其中,乍看去,光线颇为暗淡,若没有这一汪清泉流过的生动哗啦之声,此处的静,着实有一种令人忘身俗尘的感受。

见到莫白顿足不前,商君愁随即言道:“这是还身草庐,先生的住所!”

“还身草庐?”莫白讶然说道。

“滚滚红尘千秋事,竹庐已还江湖身;回首若说贪恋意,一汪清泉庭前溪。”商君愁着眼环视了一圈四周,摆了摆裙袖说道。

“好意境,好名字!”听罢商君愁所言,莫白连声赞叹言道。

“公子连声赞好,不知对这好字有何见地!”商君愁又言问道。

“冷前辈英雄一生,到老隐退于此,可谓淡泊名利激流勇退,选居于此,偶合意境,此为一好,人此一生,一声哀啼落红尘,半世浮云半世名,不识金缕乱迷性,黄粱一枕怎还身!此为二好!”莫白回言说道。

听罢莫白所言,商君愁附言浅笑了笑,说道:“事非亲身经过,公子便能有这等感悟,着实不易,难怪先生对你如此看重!”

人生在世,淡薄了名利,参透了欲壑难填,不失为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凡事盛极而衰,乃自然定律,但又有几人懂得激流勇退,放得下眼前的辉煌与执着。

“看重在下?商姑娘!此话又从何说起?”对于商君愁口中所说的看重二字,莫白心有疑惑,随即问道。

“阡陌林中先生亲自现身相迎,难道这不是么?”商君愁驳言说道。

听言细想,阡陌林中,冷寒霜确实只身一人现身,风怜影,马雪儿等几人多番发难,冷寒霜都未痛下狠手,以他的功力,就连剑圣都未必能在他手下过得几招,如此,诚意可见,稍时,莫白又言说道:“此处环境幽僻静谧,商姑娘带我来此是何用意?”

“这是先生的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商君愁沉言答道。

“又是他的意思?”莫白口中呢喃着,暗自细想,事情确然如此,依照方才所见,商君愁对冷寒霜以先生相称,毕恭毕敬,由此可以想到,商君愁引带莫白来此,确是冷寒霜的授意。

“公子似乎还有疑惑?”见到莫白神色狐疑,兀自言语,商君愁随即问道。

“此处既是前辈的隐居之所,姑娘领我来此,不怕打扰了此地的清静么!”莫白喃喃答道。

“公子的担心未免有些多余了,此地既是先生的晚居所在,先生也将他毕生修为集藏于此,既是先生授意带公子来此,想必用意也无需君愁再多做详释!”说及此处,商君愁肃然严谨起来,明眸端望着莫白。

听罢商君愁此言,莫白心头猛然一怔,虽然商君愁方才所说,虚假之词很少,但其言下之意,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商姑娘言下之意是?”莫白探言问道。

只见商君愁未作答应,径直移步踏过木桥,步入庐前碎石之中,双臂浑然起落,霎时间碎石犹如风卷残叶,左右移开,之前看似杂乱无章的石子,经商君愁一通拨弄之后,竟现出一幅极具纹路的图样来,定睛一看,莫白感觉眼前的这幅石子摆出的图样,似曾相识,记忆却是十分的模糊。

“这是?”几次欲出口道出眼前这图样的玄机,但话到嘴边又无法确定,莫白随即问道。

“公子守护它十年之久,如今却不认得么?”商君愁喃喃说道。

听其所言,莫白立时忆起往昔一些片段来,仔细观摩斟酌之后,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幅石子摆出的图案来历,当即说道:“是剑陵前的那幅怪异的图纹!”

“不错!此图才是这天下间最为神秘的东西,龙行司以不败神话的强势,独占此图,既是世间之物,自然应当属世间所有,这当中的玄机,谁都都不敢轻易涉入参悟!”莫白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确然说道。

听言,莫白立即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说话之人,原来是樊孤尘与冷寒霜一并到来,樊孤尘有些不忿地说道。

商君愁领着莫白先身离开,留下冷寒霜与樊孤尘两人在碧湖岸边,从此时樊孤尘愤懑的神情可以看出,两人在碧湖边应该说起了什么,才令得樊孤尘这般激动,但听到樊孤尘开口便点出龙行司,想必所谈之事,定与龙行司有莫大的干系。

而自从踏入阡陌林以来,莫白所见所闻皆是自己之前,从不曾涉及甚至是从未想到过的世事层面,心头疑云层消层现,一时间让莫白心中十分凌乱,盘根错节,纠结繁复,久难自已。

须臾,还未等莫白回应答话,樊孤尘又言说道:“莫白,七日之内你必须做好休息调理,补足元气,七日之后,我便替你重塑经脉,拔除食情蛊之毒!”

本章中商君愁所说的那段故事,是某君的真实经历,恰逢有此机会发来与各位共勉……!

PS:成绩不堪入目,急需大家给与信心,求推荐,求收藏,小子每一次更新都在说的一句话,大家的支持,是小子创作的无限动力源泉,^_^!。

(编后语:是小子对每一次更新的期待)

biquge96.com
最新小说: 人在武侠:开局签到拔刀术 综武:开局卧底元王朝勾搭赵敏 修仙:签到三百年,被安排结婚 武侠:武当山上,谢家剑皇 武侠:开局继承天机阁 仙武,得罪上仙后,系统激活了 武侠:开局绑架赛华佗 高武:开局毒萝抓我喂蛊 上邪我欲与你相知 洪荒:剧透,开局写下西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