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噩耗(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吴小花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选择认命。她马上要为人妇了,她无比期盼这一天的到来。这一天终于来了,她自称心甘情愿,尽管她极其厌恶那个人。

吴小花兜兜转转了一圈,花掉了所有的钱,换了一件大红嫁衣,一双红色绣花鞋,一对耳坠,一面铜镜,一把木梳,一支凤头钗,一副金项圈,一条红纱盖头。另有一堆胭脂水粉,一把剪刀,一个精致的木质首饰盒。

她在胭脂店里开脸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一双杏眼微微上扬,小巧的鼻子像极了画报上的女明星,唇角厚重却伶俐,皮肤微黄,发质居中,美中不足的是过分的瘦骨嶙峋。不过,相较水中的倒影要好看许多。

剩下的几个银元,她全部买成了吃的,连体己钱都没留下一星半点。所有想吃而没吃过的食物塞满了两个背篓。

回去的时候已过晌午,她以为阿爹已经回来,轻唤一声“阿爹”,无人回应。

“阿大……你回来了?阿爹还没回来……咳咳……”

看见吴小花进来,吴小丁放下手里残破不堪的报纸,起来得猛了,忍不住咳嗽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被病痛折磨得赢弱不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模样。

“你快躺下!”吴小花呵斥一声,连忙放下背篓,把背篓里的食物全部倒出来。一大堆的食物,堆在吴小丁面前,几乎堆满了整张小床。

吴小花打开其中一个纸包裹,香气扑鼻,溢满整个船舱,甚至飘向别人家的船头。

“烤鸭!快吃!”

吴小花拧了一个鸭腿,递给吴小丁,吴小丁接到手中,使劲啃了一口,赶紧递到吴小花面前,说道:“阿大,你也吃!”

吴小花微笑着推辞道:“你吃吧!以后,阿大有的是机会吃……”

听到这话,吴小丁塞了一嘴的鸭肉如鲠在喉,无法下咽。

“怎么了小丁?是不是噎到了?阿大给你倒水!”

吴小花赶忙起身给他倒了碗水,水刚端到他面前,被他用力打翻在地上。

“你怎么了?阿大要嫁人了,要嫁给有钱人了,从今往后,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你不高兴吗?”吴小花强忍住满腹的委屈,弯腰捡起那只破口接连不断的碗,重新去倒水。

水快没有了,吴小花拿起水壶晃了几晃,只倒出来一小口来,不由的暗暗叹气。

吴小丁实在噎得慌,他没有再拒绝吴小花递来的水,乖乖喝了,对吴小花说道:“我不喜欢他!他老是欺负我们,他不是个好人!你不是说过,死也不会嫁给他?”

吴小花勉强笑了笑,说道:“他人不坏的,他只是因为喜欢阿大,所以才故意为难我们......阿大年纪不小了,总归是要嫁人的。跟着他,总比跟着隔壁的大龙强吧?”

“大龙哥哪里不好了?大龙哥长得又高又大,能干活人又好......”吴小丁想,如果换成他,他一定会选择隔壁门当户对的大龙。温朗家里的人,个个横行霸道,吴小花进了门不知道能有几天好日子过。想着想着,忽然掉起金豆子来。

“好了好了,我没说大龙不好......”吴小花飞快地剥了一只橘塞到他手里,起身道,“你自己乖乖的。阿爹去给你请大夫了,我去看看,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说完,外面传来轮船的汽笛声。

吴小花急忙钻出船舱,探着身子,大老远就看到残破的“胜利号”冒着浓浓的黑烟从远方驶来,无力地停泊在海边。

天空被浓烟笼罩,甲板上不见任何海兵的影子,硝烟和血腥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

远滩外,一群穿着医护人员从军用汽车上跳下来,抬着担架冲向“胜利号”。伤员被陆陆续续抬下来,有人在捂着伤口呻吟,有人在抱着战友痛哭,有人在说着胡话看上去像精神失常。

吴小花从船上下来,一路朝着“胜利号”走去。

把守的海兵迅速聚拢,建起了一道防线,把所有想要看热闹的老百姓阻挡起来。

众说纷纭,吴小花听了个大概,听到最多的便是“鲛人”二字。

不一会儿,一架军用直升飞机呼啸着从天而降,沈煜霆沈大帅闻讯风风火火从外地赶来。

“废物!全他娘的是废物!给老子全毙了!”

夕阳的余晖下,海兵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枪响,血溅当场。

吴小花躲在岩石后,循着脚边的影子窥去,亲眼看到沈煜霆当场处决了几名海兵。如此残暴之举,吓得她赶紧捂上嘴巴,瞪着惊恐的眼睛,呆坐在岩石后一动也不敢动。

吴小花恍恍惚惚地回到家,坐在床边抽噎起来,枪声仍不绝于耳。

岩石后听到的谈话,如一把利刃,将她的心房一点一点剜开来。

“总长呢?”

“回大帅,总长……总长牺牲了……没……没找到尸体……”

“总长牺牲了……你们回来了?你们干什么?尸体都没找到,你们回来干什么!?没找到就给老子接着去找!一群贪生怕死的东西!”

“大帅,您还是杀了我们吧!那帮鲛人……那帮鲛人实在太厉害了!属下,属下们不敢……”

“废物!全他娘的是废物!给老子全毙了!”

“大帅,饶命啊大帅……大……”

“嘭!嘭!嘭......”

吴小丁凑过来,问道:“阿大,你怎么了?我知道,其实你根本不想嫁给温朗那个混蛋……你能嫁给大龙哥最好......”

吴小花顾不得哭相是否难看,摇着头,哽咽着说道:“沈总长……沈总长牺牲了……他死了……死不见尸……可是……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什么都做不了……”

“阿大……阿大你别哭了……沈总长......沈总长他那么厉害,他怎么会死呢?”

吴小丁跟着红了眼眶,他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才能安慰她,只好默默起身,到舱外的绳子上取下那条洗了又洗的旧手帕,拿给吴小花擦眼泪。

吴小花抹掉眼泪,握紧拳头,指甲嵌入肉中,恨恨地咬着牙说:“为什么老天爷如此不公!为什么好人不长命,恶人万年长?!”

吴小花起身到床底下拿出一口破锅,抓了几张草纸,放在锅里烧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沈总长,有那么多兄弟陪你,黄泉路上不会太孤单的......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你说,现在......我就要嫁人了,嫁了人,我就再也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了……沈总长,你知道吗?打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发誓此生非你不嫁……可是,他们都说我配不上你……慢慢的,我就觉得,我确实配不上你......你的未婚妻呢,她肯定比我漂亮千倍、百倍……不知道她会不会像我这么难过……以后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给你烧纸……沈总长......沈总长你能听到吗?沈总长......”

“阿大,你这是做什么?咳咳......阿大,你别难过了,沈总长是为了大家才会……咳咳......他要是知道你这么难过,他肯定会骂你的……阿大……咳咳……别烧了......阿大!说不定,沈总长他没死呢......”

吴小丁的话,刺激了吴小花,吴小花说了一声:“对啊!”慌忙冲出去,舀起一瓢海水回来,浇灭了未烧完的纸,夺门而出。

“阿大,你去哪?”

吴小花一路奔走,丝毫不理会吴小丁在身后的呼唤。

吴小花借了一条小船,趁着海兵们换岗吃晚饭的空档,悄悄划船出了海。她越划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小船的速度很慢,不知道要划上多久才能找到沈馥笙。茫茫大海,也许,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罢!

天色越来越暗,吴小花想到“鲛人”二字,不由得一阵心惊胆战。头顶滴滴答答落起雨来,下雨了,她不能再做过多的停留。她咬咬牙,想想阿爹和阿弟,理智驱使她立即掉头返航。

dingjiqiangzhe.com
最新小说: 惊悚校园 无限逃生 穿成七个反派哥哥的团宠后,我把病娇男主弄哭了 全球副本,开局指点获金光咒 我的超甜女友也重生了 父母日常二三事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黑科技:我寻思从玩具开始 妖鬼虐恋之风灵 我打造了神话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