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沈二少的小鲛妻 > 第三章 南海姑娘

第三章 南海姑娘(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海浪扑打在沙滩上,留下贪婪的吻痕。

讨海人(生活在海边没有固定住所,以船为家的人)吴货领着女儿吴小花在外赶海。溜达了半晌,也没见多少收获。

适才远处最后的一声响,地动山摇,吓得吴小花手一抖,刚捡起的小螃蟹又掉了下去。听着那声响,她莫名联想到沈馥笙负伤的样子,顿觉心口突突乱跳,隐约感觉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些人往海边跑去,踮着脚尖向远处眺望。吴小花丢下小螃蟹,跟上去凑热闹。

“怎么这么响?怎么回事?”

“只有大雷子才有这么大的威力!”

“这演习演习的,该不会要打仗了吧?”

“别看了别看了,走吧......”

把守的海军就在脸前。队长忽而转身扛枪相向,人群渐渐散去。

“看什么看啊……”吴货站在不远处,咬着牙不耐烦地说,“赶紧捡啦!”

吴小花揉了揉饿扁的肚子,扭头看了眼背篓里仅有的一只小蟹和一些蛤蜊,回过身来,低声问父亲:“阿爹啊,军事演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海啊?我都好多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吴货瞪圆了眼,呵斥道:“啰嗦啦!赶紧捡啊!”

吴小花叹了口气,撅嘴道:“捡捡捡,都退潮一天一夜了,哪还有东西捡啊?”说完,吴小花继续懒懒散散地往前迈着步子,不时地向着海边眺望。

吴货冷哼一声,埋汰吴小花道:“看看看,劝你早断了这个念想!人家可是总长,海军总长!人家阿爹是上海前督军,阿大是赫赫有名的沈大帅!你是个什么东西!?人家会看得上你!?”

“督军怎么了?大帅怎么了?我是没这么厉害的阿爹跟阿大!我怎么了?我又不缺胳膊少腿的,怎么就不会看得上我……”

吴小花听了心里难受,嘟囔了一句,大步朝着反方向走去。

不远处,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正是当地最富有的山顶人(住在海边有住宅的人)温君的儿子温朗。温朗平日里闲来无趣,时常到海滩走动。如不是为了钱财,那便是为了哪家的姑娘。温朗今年三十不到,年少时因风流倜傥出名,许是放纵过度,面容略显槁枯,看上去竟不像正值壮年。他家中俨然已妻妾成群,却依然挡不住他在外忘返。他一面出入各处明楼暗所,一面又大肆对外宣称看不上烟花柳巷的艳俗女子,偏爱小花这样清清白白的纯情少女。

瞧见小花甩着汗湿的胸脯气喘吁吁经过,温朗不由看得出神,发起呆来。忽觉脚边有东西蠕动,低头一看,好肥的一只螃蟹!下意识抬脚,把那只蟹踢到了吴小花面前。

吴小花扭头一看,好肥的蟹!抬眼一瞧,猜测是温朗捣的鬼,想去捡来,又怕他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

温朗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仆人扇来的凉风,盯着吴小花被风吹得贴在皮上的粗布衣裳,浮想联翩。

吴小花暗叹口气,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谁知吴货一路小跑过来,兴冲冲地弯下腰,抢先一把夹走那只蟹,熟练地扔进了身后的背篓,笑呵呵地说:“这么大一只,肯定卖个好价钱!”

“喂!老头儿!站住站住......”温朗朝吴货嚷嚷着,把刚拿到手里的一只滚烫的茶壶随手扔给仆人,茶水四溅,仆人被烫得叫出声,也没敢把那茶壶扔掉。

吴货转脸看向温朗,不敢言语。

温朗起身走来,怒道:“看什么看!乡巴佬,那只蟹是小爷我的!”

“原来是温少爷的,对不住了……对不住……”

吴货耐不住对方人多势众,松开紧握的拳头,陪着笑脸附和着。说完,放下背篓,把那只蟹取出来,双手奉还。

“爹!别给他!”吴小花上前阻拦道,“姓温的!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这海是大家的,谁先捡到就是谁的!”

温朗故作疑惑状,回道:“没错啊!的确是我先捡到的啊!可是我刚才一松手,它就跑了!我的奴才们,都可以给我作证!”

温朗耍无赖的嘴脸,令吴小花感到作呕。

说完,温朗把蟹从吴货手里一把夺过来,在吴小花面前晃了一晃。

少女身上独有的香气,让他有些无法自控地想要靠近。他凑近吴小花,鄙视地对吴小花说道:“吴小花……你瞧瞧你,穿的这是什么呀?啊?啧啧,就这种破抹布,给我家里那群姨太太擦脚她们都嫌糙得慌!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在家好好待着,还要出来赶海......多危险啊!万一被海蛇咬了怎么办?被浪卷走了怎么办?不过呢,想要摆脱这种生活,也不是没有机会……唉!我知道,你喜欢那个上海男人,可是人家喜欢你吗?人家可是有娃娃亲的人……哪像我,知根知底的......怎么说,我们也算一起长大的不是?好吧!就算他看得上你,也保不齐日后不会始乱终弃……”

“呸!闭上你的臭嘴!你不配提他!我被咬了,被卷走了,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还跟我一起长大的......我几岁?你几岁?不嫌臊得慌!”螃蟹腿蹬着吴小花额前凌乱的头发,吴小花嫌恶地躲闪到一边,仿佛被温朗碰过的螃蟹,也变得肮脏起来。

吴小花往后退一步,转身对吴货说道:“阿爹,这不是还有这么多蛤蜊吗?阿爹,我们走!捡的少,我们就少卖一点!”

父女二人来到海鱼集市,一番辗转之后,竟无人肯收他们的货。

“回去吧姑娘!这年头,多少人饿死、病死的?能进富贵人家不容易啊......你呀,合该珍惜!还是别为难我们了!”

在一个好心的小贩透露下,吴小花才知道,这些前来收购海鱼的商贩早就被温朗打点过,根本没有人敢收她的货。

“求求你们了!我家里孩子还等着抓药治病呢!”

这么些年,吴货一身的硬气,早就被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消磨得干干净净。即便是给陌生人下跪,他也不觉得有半点丢人。

“阿爹,你干什么呀!你不要跪!不要跪他们!我们不求他们!他们不收就算了,大不了我们拿回家,自己吃......”

吴小花话音未落,吴货猛地站起来,甩手便是一记耳光,狠狠抽在吴小花脸上,打得吴小花一个趔趄,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

“阿爹……”

吴小花大庭广众之下,挨了父亲的打,痛且难过,一时语塞,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吴货瞟了眼得意洋洋乘马车前来的温朗,指着吴小花的鼻子,大声吼道:“你这个死丫头!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你就是想看着你阿细去死!你这个没良心的,跟你那不要脸的阿娘一样,一样的狠心!一样的冷血!一样的无情!”

“阿爹……我没有……我怎么舍得让阿细死……阿爹......我没有……”

难过与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肆意在面颊上流淌。她从记事起就没见过阿娘,她阿爹告诉所有人,她阿娘嫌贫爱富,跟着一个上海的商人跑了。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不跟着温少爷?温少爷对你那么好!你一个讨海人的女儿,凭什么能让温少爷看得上你!你要是早跟了他,你阿细的病,说不定早就治好了!我看你,分明就是不想让你阿细活着!”

吴货的这些话,不过是说给温朗听罢了。温朗暗笑,跳下马车,佯装看向别处。

“阿爹......”吴小花把眼泪一抹,咽下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好……好……”她走到温朗身边,眼含泪水,哑着嗓子说:“温少爷,求求你......帮我阿细治病,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

温朗回过头,叹了口气,说道:“求我呢?早这样不就好了?不就是治病吗......哎呀,做什么牛?做什么马啊?安心做我的小姨太太,享受荣华富贵,为我温家开枝散叶,就算报答我了!好了好了,别哭了……你阿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这么大,教训教训你,还不是理所应当的?”

靠着一次又一次的威逼利诱,温朗终于达成目的。他笑嘻嘻地搂着吴小花,一只手暗地里胡乱动作,另一只手用不知道哪个女人送的绣了他名字的手帕为吴小花拭去眼泪。最后,他把手帕送给吴小花,故作深情地说:“这条帕子呢,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定情信物!回去好好收拾收拾,今天晚上,我亲自来接你!”

“我要八抬大轿,要走正门进!”吴小花提完要求,接过手帕,往旁边站了站,躲开他那只不安分的手。

“好说!我家里一切我说了算!”温朗冲一旁的仆人点头示意,随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袋银元,递到温朗手中,温朗把钱袋塞到吴货手中,笑着说道:“彩礼!拿去给小舅子看病!再会!岳父大人!”

“再……再会!再会!温少爷慢走!”

温朗乘着那辆洋气十足带有遮阳棚的马车

吴货送别了温朗,打开沉甸甸的钱袋子,双眼放光,难以置信。这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多的钱。

“阿爹!太好了!阿细有救了!”

吴小花盯着破涕为笑,暂且把即将要给温朗做偏房的事抛之脑后。

吴货卸下背篓,将其中一袋银元递给吴小花,吩咐道:“我去请大夫,你去给阿细买点好吃的!哦,对了,给自己买身新衣服!买点胭脂水粉,好好梳洗打扮一下!”

“嗯!阿爹,你路上要小心啊!”

吴小花用力点头,心口还在突突个不停。

父女二人分道扬镳,一个去请当地最有名的大夫,一个赶往闹市,置办嫁妆。

只是谁也想不到,这一别便是永远。

dingjiqiangzhe.com
最新小说: 全球副本,开局指点获金光咒 我的超甜女友也重生了 父母日常二三事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黑科技:我寻思从玩具开始 妖鬼虐恋之风灵 我打造了神话模板 溯光者 白月光永不投降 全民求生:我能提取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