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沈二少的小鲛妻 > 第九章 寻找工作

第九章 寻找工作(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biquge96.com

夜里下起暴雨,吴小丁的病又犯了,又咳又喘,面如死灰,吴小花吓个半死。

于顾飞见状,上楼取来一个玻璃小瓶,拔掉木塞子,倒出两片白色的药片,喂吴小丁服下,不久,吴小丁便安静了下来。

于顾飞把药放在吴小丁床头,对吴小花说道:“他这是呼吸系统的疾病,应该是小时候染上的。这种病很难根治,我这个药只能起到缓解作用,最好还是到医院去输液,才能彻底治疗。”

吴小花面露难色,问道:“去医院……那……那看这个病,需要多少钱?”

于顾飞答道:“目前上海医院的收费标准我也不是很清楚。哪天空了,你领他过去问问。”

“哦……谢谢你了,于少爷,你人真好!”

吴小花忽然有一丝后悔,假使一早应了温朗,也许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眼下,她只能硬着头皮,像个汉子一样出门奔波,为吴小丁筹集医药费。

吴小花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扮成男人,拉黄包车。第一个客人就是位两百斤的妇女。吴小花体力有限,还不如旁边的牛车走得快。走到一半,妇女就就气呼呼地甩钱走了。

吴小花拾起那几个铜钱,开心得不得了。

第二个客人是个急性子的商人,一直催促吴小花:“快点!再快点!”

吴小花使出浑身力气,奔赴目的地,汗流浃背地瘫坐在地上,那人一头扎进茶馆,吴小花没能及时喊住他付车费,只得坐在门口等他出来。

不一会儿,那人出来了,吴小花管他要车费,他却凶巴巴地说:“你跑得这样慢,害我迟到,客人都已经走了!我连面都没见着!还有脸管我要车费!滚开!”

吴小花死死拽住他不放,叫道:“你坐了车,就必须给钱!”

那人打定了主意要赖账,恼羞成怒,一脚踹在吴小花肚子上,把吴小花踹出老远。

“小赤佬!打死你!呸!”

吴小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天那人的那副丑恶嘴脸。

吴小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黄包车队伍中,听了她的遭遇,领头的大叔好心劝说她:“小姑娘,别逞能了!去找点姑娘家能做的事吧!”

吴小花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没关系的大叔,我可以的。”

天黑之后,守在“春江花月夜”大门口,吴小花看着领头大叔与另外几个车队抢生意几次险些打起来,心里忽然觉得害怕。再看看那些花枝招展、香气扑鼻的舞女,陪个笑脸就能挣到大把的钱,心里不禁暗暗敲起了退堂鼓。

回到家时,吴小丁已经睡着,身边放着一双崭新的皮鞋和一本书。

“阿姐……你回来了,阿姐……”吴小丁睡觉很浅,看到吴小花,急忙坐起来,把鞋子和书拿给吴小花看,“阿姐你看,这都是于小先生给我的。他教我认字,还说要让我去上学堂!”

“上学堂也是要钱的……”吴小花叹气,无力地摸了摸吴小丁的头,说道:“于小先生人可真好……小丁,以后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吴小花起身出去,肚子比白天更痛了,她不得不捂着肚子,艰难地弯腰而行。

后半夜,吴小花开始肚子痛,痛得翻来覆去睡不着。

白梵不知道如何帮助她,只好跑进于顾飞房里,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晃醒,着急地说道:“小花,她肚子很痛,你快救她!”

于顾飞赶紧起来穿衣服,连夜送吴小花去了医院。

检查结果出来了,急性胆囊炎。

于顾飞追问,吴小花才道出白天的经历。

于顾飞哀叹一声,说道:“怎么不问问我呢?你一个女孩子家,能找到什么好工作?这样吧,你先安心养病,我这两天去朋友那里走动走动,看看有什么工作适合你。”

吴小花红着眼圈说:“我只是想早点挣到钱,早点给小丁治病……于少爷,我真是的,又给你添麻烦了。”

“不要紧……”

白梵立在一旁,她还不太明白“工作”两个字的含义,但她明白了,工作,就能带来金钱,就能给小丁治病。

次日一早,白梵穿上于顾飞送给她的布鞋,走在街上,开始寻找“工作”。

大街上人来人往,白梵看得眼花缭乱。她往前一直走,一直走,走出很远,直到她嗅到了一大片水的气息。她认得很多字,她在一个写有“码头”的地方,看到了一片汪洋,看到了很多人排着长队在扛东西。一旁的柱子上,贴着“招工”两个大字。

白梵指着那两个大字,对着大字下一个戴墨镜的监工说:“我要工作。”

闻声,监工睁开墨镜下的睡眼,摘下墨镜,打量白梵的容貌,险些惊掉下巴。他把墨镜随手扔给身后的手下,笑着靠近白梵,说道:“小妹妹,走错地方了吧?长这么好看,去春江花月夜啊!往那一躺,比你在这干一年都多!再说了,这么大的包,你也扛不动啊!”

“扛得动就能得到工作?”

白梵把袖子一挽,一只手抓起一个大包,直接撂在背上,比那些壮汉轻松百倍。

见者纷纷砸舌,监工无话可说。

白梵见有人一次扛了两包,于是干脆一次扛了四五包,连跑了许多趟,竟也不见气喘吁吁,众人纷纷惊掉下巴。

结束之后,别人最多的拿到一吊钱,只有白梵拿到了两吊钱。

白梵问道:“为何我得到两吊钱?而别人却只有一吊钱?”

监工大笑道:“扛得多,自然赚得多!你这小姑娘,脑子是不是瓦塌啦?”

“不明之财不可取,我只是问个缘由。多谢这位大哥!”

白梵将钱放进口袋,右手放在胸前,颔首行礼道谢,礼貌的行为,惹得一些人或反感白眼,或叹气摇头。白眼者以为她行为做作,摇头者以为她过分天真。

回到家,在餐桌上,白梵把钱交到吴小花手上,吴小花惊讶不已,问道:“你在哪里拿的?”她以为这钱是白梵偷来的。

白梵回答道:“工作。”

于顾飞放下筷子,笑着问道:“你找到工作了?在哪里工作?竟然拿到这么高的酬劳?”

白梵微笑答道:“今天我在码头扛包,我一次能扛四五包,所以,比别人多得一吊钱。”

于顾飞立即敛住了笑容,虽然她力气很大,但那可不是小姑娘能做的工作。

次日一早,白梵起来喝了两大碗稀粥,就匆匆跑去了码头工作。

看着白梵走来走去,监工心里痒痒的,他偷偷给了白梵两吊钱,对白梵说:“看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今天提前给你算工钱!不过呢,你得辛苦一点,你得把仓库里那些给搬出来,放在仓库门口,等车子来拉。”

“没问题!多谢!”

白梵收下工钱,不忘行礼。

监工领白梵去了仓库,白梵走到那堆货物前,撸起袖管,开始搬货。

监工悄悄把大门杠上,放下手里的鞭子,从门后拿来一根大粗木棍,走在白梵身后,趁其扛包之时,狠狠敲在背后……

白梵出门太早,于顾飞醒来已近午时。他知晓白梵又去码头工作,实在放心不下,只好亲自跑一趟。一打听都说白梵被监工叫去仓库搬货,他就知道大事不妙。

“王八蛋!仓库在哪?!”

“那边!”

于顾飞火急火燎地奔向仓库,未到跟前,仓库的铁门被人一脚踢开,只见白梵手里拿着血淋淋的鞭子走出仓库,包工头浑身遍布血迹和鞭痕,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大概死也没有想到的是,为何那么重的一击,却没能将白梵打晕。更没有想到的是每日鞭打在工人身上的鞭子,终有一天,会打在他自己身上。

“好!”

“打得好!”

工人们见状,纷纷鼓掌叫好。监工的手下躲在一旁,吓得不敢吱声。

于顾飞松了一口气,看来,他的担心多余了。

于顾飞带白梵在街上吃了很多东西,她简直是他见过饭量最大的女孩子。奇怪的是,每样东西她都只吃一半,剩下一半,她就会说:“我要带回去,给小花和小丁吃。”

于顾飞暗叹白梵重情义,一时心血来潮,又带白梵买了一件当下流行的洋装旗袍和一双刺绣高跟鞋,另外还有一只珠光闪闪的手提包,甚至买贴身穿的文胸和短裤。他说,外国女人都喜欢穿这个。他还说,人靠衣服马靠鞍,面子功夫要做足,这样才能找一份像样的工作。

白梵把口袋里的两吊钱拿出来,递给于顾飞,于顾飞摇头笑道:“说好了我送你的!这点钱我还是花得起的。这两吊钱呢,你还是拿回去给你姐姐吧!”

白梵浅笑点头,把钱装进手提包中,把扣子扣牢,生怕会掉出来似的。

回到家,看到白梵的装扮,吴小花先是吃惊,而后便是莫名的失落。她想:看来于顾飞很喜欢白梵,要不然怎么会对她这般好呢?

饭桌上,于顾飞笑着说道:“明天我带白梵去百货大楼一家旗袍店上班,百货大楼那种地方,穿得可不能太寒酸……白梵,到时候领了薪水,可要请我们吃顿大餐哦!”

“好!我会好好工作!”

白梵答应下来,举杯与于顾飞干了一杯。

于顾飞笑得很开心,吴小花和吴小丁也很开心。过了一会儿,吴小花忽然低下了头,用筷子扒拉着米饭,似乎没什么胃口。

“小花,你身体好点了吗?等你身体好了,我帮你也找份工作。”于顾飞感觉到吴小花的异常,道出了吴小花的心思。

“我好了!”吴小花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地说:“我现在就可以去工作,我做什么工作都可以……只要……只要能赚到钱……”

于顾飞介绍吴小花到朋友的饭店里工作,吴小花的工作不难,只要站在门口做好迎宾及买单工作,其余时间到各处帮把手即可。

试了一天,吴小花很满意,很享受这种受人瞩目,欢欢喜喜迎客来开开心心送客去的感觉。只是除去用餐时间,从上午一直忙到半夜,她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

白梵在百货大楼的工作,较为简单。旗袍店的老板娘一见白梵,立即惊为天人,立马把店里的新样品拿出来套在白梵身上,这件样品,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只要白梵站在门口,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光顾,白梵成了店里的活招牌。

总算安顿好了两姐妹,于顾飞势必要把这个好人做到底。

回来已有好几日,于顾飞觉得是时候前去探望故人了。

dingjiqiangzhe.com
最新小说: 鬼医顾王妃 诸天之从四合院的傻柱开始 惊悚校园 无限逃生 穿成七个反派哥哥的团宠后,我把病娇男主弄哭了 全球副本,开局指点获金光咒 我的超甜女友也重生了 父母日常二三事 互穿后被大反派攻略啦 黑科技:我寻思从玩具开始